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散文 >

散文

夏天悄悄地过去

不知不觉,又到秋的季节。 秋天的脚步总是来得有些慢,似乎是有迟到的感觉。 而此时,炎夏的热力还依然十足,仿...

旧城老街上,有人家

今夜,窗外的小雨,安静的洗净着这座城市,结了一层又一层的污垢。 夜雨路上少人行,唯有一盏盏路灯,寂寞的陪...

露白的婚礼

凌晨两点终于忙完了手头上的工作,瑟缩颓废的偎遁着,两只胳膊僵硬而又乏软的酸涨着,澄清的夜风里感觉到把控...

泛漫的暮色

黄昏沉暮,落日的余晖照在空的山林上,泛漫着一片片飘零的炊烟,又落在硝红的云气中。 半山缭绕的岚衫轻轻的在...

某年某月,身在何处光阴是何年

听闻一些故事,也会感受一些经历,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际遇,同时更多的也就是自己倾听自己那些来自岁月默默...

弟子最亲杨守源

上周五晚,守源下班前打来电话:”今晚我请老师,我找到工作了,开资了。 ”守源乐得声音入耳,我听到已经分别四...

深山中的红色洗礼

早上6:00,沉睡一夜的慢城太白在鸟鸣啾啾声中醒来,但此时街头依然冷清、寂静。 部机关全体党员在县委门口集合,...

方志敏爷爷对我讲“初心”

方志敏爷爷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,192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比我加入共产党要早63年。 方爷爷先后任赣东北省苏维...

逆云的月

逆云的月,通笼圆洁那一袭类比,谁又悟曾经的错微笑似无掩饰,又自信穿越只是轮回已阕,被多少春雨零落红晕于...

细雨濛濛漓江行

朋友,不瞒您说,写下这个题目真有些胆怯。 因为古往今来写漓江的作品太多了,在古今大家面前诚惶诚恐,生怕班...

  • 首页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下一页
  • 末页